•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美丽少妇

    发布时间:2020-03-24 00:00:31   


    那是夏日的一个晚上,上夜班的我早早做完了事,闲着无聊在厂里瞎逛,不知不觉来到了医院楼下。

    我抬头看看外科有隐约的灯光,于是我就准备上去找值班的小护士或小医生聊聊天。

    因为整个医院除值班的都下班了,所以整栋楼漆黑一片。

    我摸索到三楼,来到外科门外,我通过门上的玻璃向昏暗的室内张望。

    里面没人,我失望的准备离开。

    忽然,里面传来’?当’一声!’有人!’我暗想着狐疑的再次向内看去。

    这次看见在屋内拐角处屏风后面有人影晃动。

    躲在那里干什么?我心里想着手推门,关着了,推不开。

    我想和里面的人开个玩笑吓她一下,于是拿出身份证插进门缝,轻轻一别,老式’四不拧’锁就被别开了,我蹑手蹑脚溜了进去。

    昏暗的灯光下我摸到屏风前,透过缝隙我看见,我看见诊疗床上两个裸体在翻滚着,是黄桂萍和谢主任!看的我目瞪口呆!呆看了一会,我回过神来,妈的!我暗骂着。

    我轻手轻脚将两人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抱了起来,轻轻抱出了门外,沉静在欢愉中的他们浑然不知,然后将老谢的衣服抛在门口,而将黄桂萍的衣服藏到了旁边的一间房内。

    最后,我重回到房里,我将门从里面关好,然后,我迅速打开了灯,并走到因惊愕而停下的他们俩面前。

    由于事情过于仓促,以至于老谢还没能来得及从她身上爬下来,我一把按住老谢说:别动!不然我就喊人了!因为刚才性交的剧烈运动,老谢是一身大汗,又由于突然的惊吓,他浑身冰凉。

    惊吓过度的他颤抖的问:你是谁?你要干什么?问我?你又在干什么?如果我大声喊叫,相信会有不少人来看个热闹。

    只是那样,老谢你恐怕就别想再混下去了,职位权利也就烟消云散了!我继续威胁道。

    别别别!那你想怎样?老谢急忙答道。

    呜…呆了半晌的黄桂萍突然在他的身下哭泣起来。

    哭吧!用劲哭!一会儿来一群人,让大家好好看看你这光着身子的小骚货!我幸灾乐祸的说。

    别哭了。

    你真想把人招来?老谢焦急的对她说。

    听罢,黄桂萍不敢再哭,只是低低的抽泣。

    老谢这时仿佛醒悟过来,一把将我推到一边,蹿了起来,奔到椅子前面。

    我在一旁笑嘻嘻的说:找衣服吗?早被我拿走了!一听这话,老谢傻立在当场。

    别急,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把衣服给你们,而且这事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不紧不慢地说。

    那你要什么条件?老谢颤抖着问。

    条件嘛,我不会太为难你的!给我二万块封口费,这事就当没发生!怎么样?我说。

    可我现在没有啊!老谢回答。

    当然,我给你时间,一星期之内!不过,为防你以后反悔,你得给我立下字据!我又道。

    那…行,你要说话算数!老谢见我只想要钱放下心来。

    那你就给我写个认罪书吧!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给我写下来!我指着桌上的纸笔对老射说。

    别别别!我一定给你钱,就别写了。

    深知白纸黑字的厉害的老谢说。

    不行!不写,我马上让你们曝光!我斩钉截铁地说。

    见没办法过关,老谢只得拿起笔准备写。

    听我报,你照写!先写认罪书,然后,写上今天的时间,年月日几点都要。

    再就是地点,以及你,写你的全名,和黄桂萍在这胡搞,就写做爱吧!最后,再签上名和时间。

    我得意的命令道。

    很快,他写完了。

    我拿来看了看,满意的收起来,然后,又叫过来赤裸着的黄桂萍,让她也依葫芦画瓢写了一份。

    赤裸着的她虽弓腰驼背,双手搂在胸前,尽力遮掩自己,可一对大波还是在我眼前直晃悠,看得我眼都发直。

    妈的!真不错,奶奶的,老谢能操你,老子为什么不行,等会非把你操个够!我心里暗想。

    我们都写好了,你…你可以把衣服还给我们了吧。

    老谢的话打断了我的胡思。

    还不行。

    回过神的我说。

    你…你要反悔!老射一听急了。

    不是!是你们还没有写完。

    我还要你们交待出你们以前还做过多少次,都给我一一写下来。

    谢书记你就在那边床上写,小黄在桌上写,如果你们俩写的不一样,那我就…我又说。

    你究竟想怎么样?我…我不写!老谢说。

    不写?那我就走了,让你俩就光身子待在这里,让你继续操她嘛!你看好不好?我说罢就做势要走。

    一看今天是过不了关了,老谢只得答应我,于是,他们俩就分别交待起来。

    片刻之后,他们写好了,我拿来一对照,嘿!他们还真老实,连今天一共四次,时间地点写得一清二楚,一模一样。

    噢!还挺老实,今天先这样吧!老谢你的衣服在门外头,穿好赶紧走,一会别给人看见。

    记得一星期内把钱给我,否则这些证据就会人人皆知!记住了!我说。

    听后,如蒙大赦的老谢心道:我一定给你,你不要言而无信,钱给你东西就还我。

    放心,我一定和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答。

    老谢这才放心的奔到门口,打开门,很快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里。

    看好走去后,我关好门,走回黄桂萍面前。

    那我的衣服呢?你快还给我吧!求求你了黄桂萍哀求道。

    你嘛!态度不好,你就光在这等天亮吧!我恐吓道。

    不要,你是不是要钱,我给你,你放了我吧。

    她吓的跪了下来。

    我走过去坐在椅子上,我说:你看,老谢头都不回的走了,他根本不在乎你,你的事只有靠你自己解决了。

    我要怎么做?你才放过我。

    她哭泣着说。

    也没什么,你让那么多人操过,让我也操操,我操的爽了一切都好说!我淫邪地说。

    你…我…,你说话算话?稍微犹豫了一下的她问道。

    当然!只要让老子舒服了,就没有你的事儿了。

    你现在就给我躺到地毯上去。

    ”黄桂萍乖乖地仰躺到地上,两条玉腿微微蜷曲着,乳房高耸,纤细扁平的腰肢和肚子雪白地展示在我面前。

    我除了对女人的那个地方感兴趣外,还特别喜欢女人的肚子,尤其喜欢踩踏蹂躏女人肚子的感觉。

    这是我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走上前去,脱光了右脚踩在她的肚子上,但是并没有用里。

    抬头看看落地大镜子里面一个黑壮汉子脚踏纤弱玉女的画面,我的老二霍地硬了起来。

    看看脚下的黄桂萍,这个生过一个孩子的三十二岁的荡妇正紧张地看着我,两只手轻轻抓住我踩在她肚子上的右脚。

    “嘿,知道我要干什么吗?老子今天要看看你这个小荡妇的肚子里都是些什么货色,顺便把老谢留在你肚子里的那点儿水也给挤出来,省得你怕怀孕!”“别、别,不要啊!…哎呀!踩死我了!” 我不理会她的求饶,开始用力往下踩。

    我宽大粗壮的大脚把黄桂萍本来就薄薄的肚子一点一点地向下压得凹陷下去、再凹陷下去。

    黄桂萍惨叫着,双手无助地想把我的脚推开,玉体在我的脚下扭动着,双腿胡乱的踢蹬着。

    我毫无表情地继续踩下去,可以感觉到她的肠子在我的脚下蠕动,我把她的肚子菜的咕唧咕唧地发出声响。

    我后来干脆把左脚离地,把全身重量都集中到踩在她肚子上的右脚上,这还不够,我双手扶着落地大镜子,用力向下使劲,嘴里还叼起了一根烟卷。

    “要死啦,、阿、阿、哎呀、求求你了,肠子都踩出来了、哎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呀、哎呦喂”这个荡妇在我的脚下惨叫着,我毫不理会,我今天就是要看看她的极限是什么,向下一看,黄桂萍的肚子已经被我彻底踩扁了,还剩下不到一公分厚,双乳显得更加高耸,肋骨也更加突出了。

    又踩了好一会儿,女人眼睛开始上翻,惨叫声减弱了,这时我发现从黄桂萍的两腿之间滋出了一股股的黄色的尿液,我的脚每向下用力踩一下尿液就滋出一股。

    看看差不多了,我这才从她的身上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黄桂萍才缓过劲了。

    “你现在趴在桌上,屁股撅高点,腿分开点,我要来干你了。

    我说。

    她慢慢地爬到桌前照我的话趴好了。

    看着撅在我面前的雪白的粉嫩的屁股,我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释放出了早就挺得老高的鸡巴。

    然后,走到她身后,毫不迟疑的从她后面插向她的小穴。

    我对准她的小穴,牙一咬,腰部一用力,?哧!大鸡巴全部插入!虽然这烂穴千人骑万人跨,但她的穴洞还真是蛮紧的,一点没有松迟,加上因为没有调情,所以她的穴内没有淫水,而刚才老谢搞的水这一阵子下来也流光或干了,因此此时她的穴洞内很干涸。

    我的鸡巴在进去时都被磨得有点疼!正因如此,她更是疼痛非常的,疼痛使得她叫起来:啊!伴随着她的疼痛,我双手抓紧洁白圆润地丰臀,扭动腰肢干起她来。

    我的大鸡巴猛插猛捣,毫无温情,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穴洞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则是不到子宫口不停。

    速度极快!力量极足!这次她可吃苦头了!随着我的鸡巴的大力进出,勃起的龟头反复磨擦干涸的阴道壁,就像小锉子在里面锉着。

    疼痛使用权得她呻吟声都变了调:啊啊啊…求求你…我疼死了…求求你了…会被你弄死我的…我求求你了…你要玩让我准备一下…啊…求你不要…啊…她一面惨兮兮地呻吟,一边扭动躯体想将我的大鸡巴从她的穴洞中弄出来。

    我就是要这个效果,就是要这种近乎强奸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刺激,也更是让我兴奋,让我干她干的起劲!见她想把我的鸡巴弄出来,我赶紧死死抓紧她的胯,并将鸡巴更加用力的去杵她的穴洞。

    她的阴道非常狭窄,肉棒每次插入时,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鸡巴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我的鸡巴,这种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像。

    她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鸡巴的插入向内凹陷,随着鸡巴的拨出则又被带翻出来,阴唇被一会儿带进一会儿带出,在进进出出之间,她疼痛难忍。

    一连串的惨呼随之而来: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她的头随着我的抽插摆动着,长发也飞舞着。

    龟头的伞部刮到干涸阴道壁,每一次她都发出痛苦的哼声:啊…大鸡巴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她的穴洞深处,疼痛使得她出于本得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却使她更加痛苦。

    我抱着她浑圆的大屁股左右摇摆,让鸡吧在她的阴道内不断摩擦,龟头更是反复磨着她的子宫口。

    啊…啊…她全身颤抖地呻吟着。

    太妙了!小穴把我的鸡巴勒得紧紧的,好爽啊!我充满快感的叫喊着,同时更加狠狠地猛烈抽插着肉棒。

    然后,我把手伸到前边抓摸着她的阴蒂,她的小腹,她的穴毛。

    啊…啊…她尖叫着,身体向前倾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